加载中........
×

都2019年了,医学院的课程也该改改了

2019/5/14 作者:徐薇薇(编译)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医学人文  

德克萨斯大学(the University of Texas)戴尔医学院(Dell Medical School)的学生布鲁克·瓦根(Brooke Wagen)并没有进行传统的3年医学院教育,也没有像其他学生一样在临床轮转,而是花了1年时间采访住在她家附近的一些老人,以了解他们对健康和社会状况的看法。

“每当遇到这些老人时,我都会好奇。我想更了解他们,想做更多的事情。现在我终于有了采访这些人的机会。”瓦根说。

瓦根所做的事正是该医学院独特课程教学的一部分,它颠覆了大三学生要进行临床轮转的传统。

该课程的设计是为了能够开拓一条培养医疗改革推动者的道路。戴尔医学院在2016年迎来了第一堂新课程,它鼓励学生们花1年的时间去应用所学的书本知识,并培养专注医疗健康的激情。学生们可以自由选择研究、人口健康、设计、创业、工程或工商管理等多种课程。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改变传统教育,调整医生角色

戴尔医学院院长克雷·约翰斯顿(DR.Clay Johnston)说:“我们正在努力培养一支真正能够推动医疗改革的干部队伍,以确保我们的卫生医疗系统可以更好地切合社会利益和人民利益。”

戴尔医学院是众多想改变传统医学教育的机构之一。这些领导者们正在摒弃以往的老做法,希望能够开辟出一条拥有专业技能的医师通道。其最终的目标是打造一支具有创新精神和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团队,而传统的医学教育并不能实现这些目标。

“我在医学院的时候,做了10周的产科手术,接生了6个孩子,但我再也没见过那些产妇。”斯克兰顿盖辛格联邦医学院(Geisinger Commonwealth School of Medicine, Scranton)院长史蒂文·申曼(Steven Scheinman)说,“过去,我不是来为病人服务的,而是来接生的。现在,我们正在努力向学生传达正确的信息——他们的使命是服务。”

美国医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AMA)一直积极倡导通过加快医学教育改革,进而推动医疗改革。该倡议于2013年启动,目前涉及37所学校,共获得了1410万美元赠款,用于开发新课程。

而在2015年,西德尼金梅尔医学院(Sidney Kimmel Medical College)的领导们在商议改革医学课程时,全体教员曾对此表示怀疑。学院领导层与全体教员一起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以期获得他们的支持。例如,召开会议讨论这些计划,并让他们参与改革。最终这所学校在2017年正式开启课程改革帷幕。

4所相对较新的学校和2所历史悠久的学校对课程改革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但它们有着共同的原则,旨在确保今天的学生能够成为明天的好医生。

解决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

确保学生了解患者所面临的个人及社会挑战,已成为一些医学院校教育的关键组成部分。盖辛格医学院要求学生在毕业前必须完成100小时的社区服务。

大二学生切切莉亚·斯特劳赫(Cecelia Strauch)已经完成了规定的服务时间。“与一个经历了如此多动荡和社会经济危机的家庭进行紧密地合作,给了我一个新的视角,一个真正深入了解这些人们的视角。”斯特拉赫说。

盖辛格医学院还为大一的学生安排了一名慢性病患者。学生会跟随病人一起去就诊,并且参观他们的家庭。目的是让学生亲眼目睹慢性病患者面临的生活困境,以及社会因素如何影响他们的护理计划。

西顿霍尔大学(Seton Hall University)哈肯萨克经络医学院(Hackensack Meridian School of Medicine)也实施了类似的方法。他们向学生介绍了多个家庭,让学生在校期间跟随这些家庭,了解他们在健康饮食或就诊时所面临的障碍。此外,学生还需要想办法帮助这些家庭应对生活的各种难题。

让学生更快地接触临床

一些学校会让学生尽快接触临床工作,以便他们更好地应用课堂教学内容。戴尔医学院的学生在大二就会被介绍到他们的临床工作岗位。

戴尔内部医学和人口健康教授伊丽莎白·雅各布斯博士(Dr. Elizabeth Jacobs)说:“由于初级保健人员极其短缺,我们希望更多的学生能够将初级保健作为一个专业来学习。希望学生能够看到初级保健的价值,但是如果仅仅花一个月的时间去了解这些,还是比较困难的。”

戴尔医学院的每个学生都被安置在当地联邦认可的健康中心或社区诊所,这些医生也同意指导他们,允许他们旁听并提问。

对于大三学生阿纳托利·别列佐夫斯基(Anatoli Berezovsky)来说,这一经历坚定了他追求家庭医学而不是肿瘤学的想法,尽管肿瘤学是他最初选择的专业。“家庭医学不仅仅是管理糖尿病高血压,还可以用其他方式帮助病人,我觉得这很酷。”他说。

哈肯萨克经络医学院也加快了改革步伐,他们将4年的教学时间改为3年。斯坦顿说,3年制教学有双重好处:减少教育债务,吸引更多学生到其附属的健康系统。因为学生很熟悉这个组织,所以他们对留在哈肯萨克13家医院的卫生系统里做住院医师比较有兴趣,并且大三的毕业生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其他的住所。

金梅尔医学院副院长邦库(Dr. Bon Ku)说,未来的医生需要“其他工具”的辅助。该医学院实施了一个名为“学术研究轨道”的项目,学生们可以从医学之外的8个学科中任意选择1个,比如人口健康研究和数字健康。

其中一门学科可以帮助他们锻炼创造力。“在医学领域,创造力的表现不足。”邦库说,“我们需要的医生不仅要有技术技能,还要有创造力。”

对金梅尔医学院的大三学生特里·高(Terry Gao)来说,借着参与设计项目这个机会,她来到了费城社区,在那里她和其他学生一起采访了当地居民,了解影响他们健康的社会经济因素。这改变了她对医患沟通的看法。“只让病人吃得健康是不够的,对我来说,来自不同背景的人就意味着不同的事。”她现在正通过学校的协助在社区开展一系列活动,包括为缺乏食物保障的居民提供健康检查和烹饪课程。

应用视频教学学习

在芝加哥拉什医学院(Rush Medical College),学生不会坐在大礼堂里听教授讲几个小时的课。取而代之的是,学生们会根据自己的时间通过视频看讲座,并且和同学一起应用讲座所涉及的概念进行临床案例研究。

起初一些教员持怀疑态度,因为这要求他们改变传统的授课方式,并且需要视频录制他们的讲座。拉什医学院还引进了内容创作专家,来帮助这些教授重新设计他们的讲座,以便吸引学生在家自行观看。

克里希南说,一旦教授们看到这种方式极大地提高了学生的课程参与度,他们就会改变主意。

凯撒永久医学院(Kaiser Permanente School of Medicine)将于2020年夏季向第一批学生采用类似的方法。课程设计将侧重于一些案例研究,这些案例研究整合了许多概念,如健康系统科学、医生作为倡导者的角色、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成本以及临床概念等。

缓解学业倦怠

调查显示,大约一半的美国医生对医学的倦怠始于医学院。因此学校开始给学生提供早期的处理方法。例如,在凯撒永久医学院,每个学生都将被指派一名医生导师,每隔几周对学生进行一次检查,看看他们的课程进展如何,避免学生在学业上落后。

舒斯特(Schuster)说:“和病人一起工作,亲密地融入他们的生活,在情感上其实很有挑战性。所以我们希望学生能够得到很好的支持。”为此,凯撒永久医学院还计划开设烹饪课和艺术课,帮助学生缓解压力。除此之外,金梅尔医学院的新课程也致力于从业者的健康。“患者的健康很重要,医疗从业者的健康同样应该得到重视。”埃林博士说道。

原文来源:Modern Healthcare

原文标题:Medical schools overhaul curriculum to better prepare future docs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