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重物轻人” 严重制约科技创新

2019/7/10 作者:佚名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我要评论0

关于科技创新,习近平总书记用形象的比喻,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

“当今世界,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提高综合国力的关键支撑,成为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变革进步的强大引领,谁牵住了科技创新这个牛鼻子,谁走好了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谁就能占领先机、赢得优势。”

“科技竞争就像短道速滑,我们在加速,人家也在加速,最后要看谁速度更快、谁的速度更能持续。”

……

中国科技界如何正视差距与挑战,切实增强科技创新能力?

多位专家表示,当前最重要和最关键的,就是破除长期存在的“重物轻人”思想,真正做到“以人为核心”。

专家认为,科研中长期存在的“重物轻人”“见物不见人”等现象,已成为制约当前科技创新的重要因素,亟待改变。

科研经费中,对科研人员的报酬和激励偏低

什么是“重物轻人”?

专家介绍说,“重物轻人”在科技创新中,直接表现为对“物”和“人”的重视程度不同。

比如,在科研经费投入和使用中,仪器设备等“物”的费用占了大头,而用于“人”身上的劳务费用、激励费用都较低。

一位科学家进一步做了解释,科研经费一般分为直接经费和间接经费两部分。前者主要包括设备费、材料费、测试化验加工费、差旅费、会议费等,后者则包括有关管理费用以及绩效支出等。对于直接经费中各部分的比例分配,做预算时一般有“约定俗成”的规定。比如仪器设备费一般可以占比30%—50%,而劳务费一般占比20%,尽管当前政策规定不设上限,但在实际的预算审核中,往往通不过。

一位高校的青年教师告诉麻辣姐,根据学校政策,申请到100万元的科研经费,分给个人的奖励绩效只有4000元。“完成学校规定的课题申请任务后,没人愿意再去申请新的课题经费。”这位教师说。

与科技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科研经费中人员费用比例偏低。如美国科学基金项目经费中,项目人员薪酬、博士生学费、生活费比例可占所余经费的60%;如果招收博士后或从事理论工作,该比例还可以更高。

我国科研投入中的这种“重物轻人”的观念,严重制约了科技创新。

一位科学家以自己的项目组举例:“我的团队中只有两三位博士后,国际上像我们这样的大组,一般都有十几个博士后。”这样一个国内处于前沿梯队、国际上很有影响力的团队,博士后一年的工资收入是12万元人民币,很难吸引到优秀的人才。由于收入偏低,项目经费的激励作用不足,团队中的中青年科研人员已经逐渐出现流失现象。

这位科学家认为:“能够走上科研这条道路的,大多是非常热爱科研的。但仅有热爱还不够,青年教师们还面临着住房、子女教育、赡养老人等问题。如果能在经费投入上予以适当补贴,给他们创造心无旁骛的科研环境,相信能激发更多人的潜能。”

科技人员薪酬,是最重要的激励方式

事实上,“重物轻人”不仅仅体现在科研经费的投入使用上,在科研人员的收入分配、科研活动自主权、评价体系等方面,也都产生了负面影响。

收入最能反映人才价值。科技人员薪酬作为最基础和最重要的激励措施,对科技创新至关重要。近年来我国虽已不断改善科研人员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但当前青年科研人员的总体收入水平仍然偏低。

在北京一些高校,博士毕业的青年教师年收入约在十几万元到二十多万元之间。尽管与过去相比已有了很大幅度的提高,但考虑到当地的房价和生活成本等因素,这样的收入并不算高。有的科研人员诉苦,每个月的房租都要占到收入的1/3,如果买房,月供更是要花去将近一个月的工资收入。

专家指出,青年科研人员思维活跃、精力充沛,恰恰是科技创新的主要力量,偏低的收入水平难以让他们静下心来做科研,严重影响创新积极性,也导致人才流失现象频频发生。

在高校科研院所和国有企业中,收入分配受“工资总额”限制,向科研人员发放绩效奖励、创新奖励时,往往难以打破常规,导致激励作用不足。在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科研人员的获益比例,仍远远低于成果转化后的价值。

在科研活动自主权放权方面,仍未给予科研人员充分的信任,管得过细过严。申报项目程序繁琐,科研人员需要填写繁多的表格;不尊重科学研究的规律,项目申报和结题等方面,不给予充分的空间和时间。这些都大大束缚了科技人才的创新活力。“不能让繁文缛节把科学家的手脚捆死了,不能让无穷的报表和审批把科学家的精力耽误了!”这样的呼声已超越科学界,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

评价体系关系科研人员的成长、晋升,也是重要的激励机制。尽管相关政策要求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但在一些地方和单位,仍然实施“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单一人才评价标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的现象依然严重,导致一些应用型人才尤其是企业的科技人员很难在人才评价体系中“对号入座”,创新积极性受到严重影响。

企业是技术创新的主体,但现有人才评价标准让企业人才在评价方面依然较为吃亏。一家互联网公司负责人介绍,职称评审中要求的学历、论文、课题等硬性指标对企业往往很不适用。“我们研究院的执行院长技术能力强,在业内也很受认可,但由于长期在企业工作,论文和课题很少,市里的一些人才政策都申请和享受不到,好久才评上副高职称。”

有企业人士坦承,对于企业来说,发表论文意味着要把核心技术公之于众,企业不愿意这么做。即使愿意,做项目要争分夺秒,哪有时间和精力写论文呢?

人才是千差万别的,人才政策不能“一刀切”。过于单一的人才评价体系,也是典型的“重物轻人”。

可以说,“重物轻人”的观念,以各种形式异化在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的方方面面,禁锢了人的创新活力和能力。

多位专家都以华为公司的研发为例。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介绍,华为研发投入的70%用在人头费上;华为内部劳动与资本的分配比例为3:1,并且实行员工持股制度。正因为能够不断吸引优秀的人才加入,有了技术做坚强后援,华为才能在重重压力面前表现不俗。

“如果对人力没有相应的投入,不能使科研人员专心去做创造性的工作,不能汇集天下科技英才形成良好的科研氛围,那么即使有了良好的研究设备和业务经费,也难以产出高质量的创新成果。”中科院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万劲波表示。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科技水平影响民族兴衰,创新能力关乎国家命运!当前亟需从观念、体制机制等多方面着手,破除“重物轻人”观念,真正转向“以人为核心”。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